玄青青青

旧图 霹雳

很喜欢的主仆 也可以是bgcp

妖界现代AU 女装注意 作者有猫饼系列

PS,窝是站小妖精攻主公受的

摸摸脑补的大茶壶 最近特别想他……我心目中最棒的反派

金光布袋戏 北冥异x北冥封宇 现代AU 【无题】2

反面角色未珊瑚出场注意,雷者自避



果然第二天早早地,那个女人就来了,还好心地替北冥封宇放了家政的假,理由是不想让无关紧要的人打扰到他。

无关紧要的人?北冥异冷笑,无关的人是这个女人才对吧。

未珊瑚来的时候见到北冥异也在,倒是有点意外。她对这个北冥家的小儿子了解并不多,很少能遇见他在,似乎和父亲并不亲。

不过北冥封宇却说小异小的时候和他特别亲,别的孩子小时候都会缠着妈妈,北冥异小时候喜欢缠着爸爸,弄得有段时间幼稚园放寒暑假北冥封宇经常会带着只有几岁的北冥异到公司上班。

“阿姨好。”北冥异表面乖巧地打招呼,其实心里无比希望这个女人快点走。

难得父子二人独处,却多了个捣乱的人。

未珊瑚也亲切地给他打招呼,但总觉得这个孩子怎么看她的眼神怪怪的。

只是未珊瑚来了就没那么容易走了,悼念归悼念,饭总是要吃的,家政员不在,她居然是主动上门来伺候这父子俩的。

北冥异刚准备拨电话叫外卖就被未珊瑚打断了,“精神差,吃东西就要讲点营养,阿姨特意买了菜来做给你们吃,你说好不好?”

北冥异当然只有说“好”,乖乖坐回房间里去,一面有些懊恼应该先她一步去买些菜色回来。虽然他并不擅长烹饪,这点哥哥北冥觞反倒是比他强。

北冥异看着侧卧在沙发上补眠的父亲,总觉得自从那女人进门身上的香水味就开始弥漫进属于他们父子的空间,心里总有些不舒服。


听说未珊瑚很多年以前是欲星移的女友。

北冥异从来没兴趣听这些八卦新闻的,不过这件事是一次欲星移和他的堂弟梦虯孙两人争执间引出来的,北冥异也就跟着了解到了大概。

很多年前的事了,未珊瑚那时还是鳞海公司的医药研发人员之一,本来和欲星移也是人人艳羡的一对情侣,只是后来因为一些事情闹翻,才离开了鳞海,据说她现在反倒是在竞争对手纵横科技集团旗下的生物制药公司担任CEO。

既然是竞争对手,为什么会突然对父亲这么上心呢?

堂堂一个女强人,不去忙她工作上的事,反而心甘情愿跑到别人家里来做女佣?

太奇怪了。

如果要说是爱情,那父亲单身这么多年,她怎么到现在才突然移情别恋上了父亲?

况且当年的事情似乎涉及到一件公司的丑闻,未珊瑚是引咎辞职,但公司里也不乏梦虯孙这样的人一直替未珊瑚喊冤。

梦虯孙虽然和欲星移是堂兄弟,关系却很差,或者说梦虯孙单方面地对欲星移态度很差,总是骂他心机多,公司开会也特别喜欢抓欲星移的小辫子。

没办法,梦虯孙标准的技术宅男一枚,成天窝在实验室,除了研究以外最大的兴趣就是吃东西;虽然为人仗义,正义感很强,但却常常感情用事。和八面玲珑滴水不漏的欲星移当然是不对盘。

不过在北冥异看来,欲星移对这个堂弟也算很不错了,梦虯孙去德国医学院深造的钱都是欲星移出的,之后在大学里任教,申请一些科技项目的费用欲星移也或多或少出过力。至于后来被邀请来鳞海公司做顾问,更加是欲星移一手促成的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梦虯孙就那么厌恶他这个堂哥。

不过既然心思单纯的梦虯孙认定未珊瑚是好人,姑且就把她当作好人吧。毕竟爸爸对她有好感。

不过直觉告诉他这女人不简单。

这样胡思乱想了好久,饭菜的香味逐渐从楼下饭厅里传了过来,北冥异上前俯下身叫醒父亲,“爸爸,该吃午饭了。”

北冥封宇睁开朦胧的睡眼望他,一时有些迷茫。

北冥异低着身体,凑得离爸爸特别近,小时候缠着爸爸要爸爸陪他睡觉,醒过来就能看到爸爸英俊的面孔,也是靠得这么近,小时候他是多么喜欢爸爸啊……

然而现在望着这样的父亲,他的心就不如小的时候那么单纯了。刚睡醒的父亲有种特别的魅力,平日里威严的样子一扫而光,反倒有种毫无防备的感觉,让人特别想……

北冥异惊讶于自己的奇怪念头,心里砰砰乱跳,就在这个时候未珊瑚的脚步声传来,北冥异五感似乎这才回归现实,像被烫到一样跳起来,急急忙忙就离开了房间。

金光布袋戏同人 【骤雨】(上)上杉骨科 霏瀧(恒矢)x龙矢 年下注意

新抱枕工事中 请监督我完成它……

【金光布袋戏】现代AU 北冥异x北冥封宇 【无题】1

北冥异又送走一波来悼念的客人,时间已经很晚了,屋子里播放着肖邦的《送别》,父亲北冥封宇坐在沙发上闷闷地抽着烟。

他很少看到父亲抽烟,记忆中有印象的几次大概就是母亲病逝的时候,父亲的公司有重大变故的时候,还有这次。

哥哥北冥觞出了车祸,当场身亡。

几天前北冥封宇和北冥觞起了争执,北冥觞私生活比较放纵,四处拈花惹草,为了个女明星和黑帮的人起了冲突。对方来寻衅滋事,没能把北冥觞怎么样,却把当时在场护着他的欲星移打进了医院。
当时是北冥封宇怕北冥觞出事,叫自己的得力助手欲星移暗地里看着他。没想到却害得欲星移受伤,为此父子俩大吵一架,北冥觞摔门而去,谁知回来的已经是一具冰冷的遗体。

据说北冥觞前后去了三个酒吧,喝得烂醉如泥仍旧要开车,车在高架上撞得稀烂,遗体也是面目全非。

烟抽到了尽头,北冥封宇掐灭了,很快又点了一支,抬头看到矗在一旁的小儿子,说,“小异去睡觉吧,守灵让爸爸来。你明天还要去学校上课。”

北冥异却挨着北冥封宇坐了下来,“请假一两天不要紧的,毕竟是哥哥......”

北冥封宇点了点头,比起大儿子,小儿子懂事乖巧得多,从来用不着大人操心。只是自从开始上寄宿制高中以后就和家里渐渐疏远,今年医学院刚二年级,但一个学期也不会回家来几次,寒暑假也总是说要跟着教授做实验写报告很少回家。

北冥封宇叹了口气,“我和你妈妈都太宠阿觞了,他要是有你一半听话,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

北冥异不置可否,反正亲戚之间,哪怕是鳞海公司的人都知道北冥封宇有多溺爱长子,跟北冥觞比起来自己就是个透明人,不管从小成绩有多优异,得了多少奖杯,参加多少社团,哪怕以极其优异的成绩考上医科大学,也鲜少会得到父母的肯定和夸奖。

其实原因北冥异心知肚明得很,他不是北冥封宇和贝璇玑亲生的。

倒不是说他是哪里捡来的孩子,他的生身父亲是北冥封宇的二弟北冥无痕。据说北冥无痕十五、六岁就搞大女孩子的肚子,后来又因为混黑道惹了官司,干脆拿了家里一笔钱逃到东南亚去了。从此以后音讯全无,听说后来是吸毒过量死了,全家人也引以为耻没人再提起他。

只是北冥无痕失踪以后,他的女朋友也无力抚养两三岁的儿子,就要把那个小孩送进福利院,当时已经成家立业并且有了一个孩子的北冥封宇就主动接下这个包袱,毕竟也是自己的侄子,他感到有义务给这个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

所以北冥封宇和妻子从来没有告诉过北冥异他不是亲生的,只把这个孩子当自己亲生骨肉一样养大。
但毕竟还有个亲儿子,总是多多少少有些分别,尤其是母亲,对自己的亲生儿子总是倍加袒护。一般家庭也许会更宠溺幼子,但北冥异从小却觉得自己像是家里多余的一份子,无论做什么事都需要小心翼翼,如果做错了事一定会招来母亲严厉的训斥。但哥哥北冥觞好像从来没有这个烦恼,无论闯什么祸,父母都会无条件地向着他。

也许就是因此造成了北冥异从小就追求完美的个性,考试要考满分,比赛要得第一名,每件事都要完美,他也很想得到父母的关注。


一直到十二岁的时候,有一则流言传开了,就是关于北冥异的亲生父母。

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说北冥异和他爸爸妈妈长得一点都不像,反倒是像某条街上“按摩院”的妈妈桑。

这种事小孩子也无非是听大人说的,尽管北冥一家对当年的事绝口不提,但世上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想挖掘北冥家丑闻的也大有人在。

孩子的神经是很纤细敏感的,知道自己可能不是父母的亲生儿子这样的事,对一个才上中学的小孩子来说打击是毁灭性的。

北冥异原本一直是班里的优等生乖乖牌,外表又十分俊俏可爱,女生私下都叫他王子。如此一来看他不顺眼的学生也多的是。

突然有一天,当这些孩子知道王子不是王子,是二世祖和妓女的私生子,恶毒的种子就疯了一般开始发芽了。

流言蜚语,挖苦嘲讽,一夜之间传遍了周围,尽管念的是贵族学校,但不代表学生们就真的都是有修养的贵族了,各种恶毒的言语不胫而走。

北冥异感觉到人人都似乎在背后对他指指点点,他害怕极了,他想问爸爸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又更加害怕知道事情的真相。

终于有一天,北冥异受不了了,把拳头挥向了这些恶意中伤他的人的嘴脸,以寡敌众的结果当然是他被打得很惨,但是被他打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平时的乖宝宝发起疯来跟不要命一样,那几个男孩子都不敢和他过多纠缠,他们觉得那时看到北冥异眼神里的疯狂,是一个会杀人的人。

那是北冥异完美的人生里唯一一次被处分,爸爸也被叫到了学校里来,北冥封宇气得不轻,问他为什么和同学打架,他低着头不说话,泪珠子在眼眶里打转。

北冥封宇几个星期都没有和他说过话。

北冥异觉得很委屈,但又不敢说,倒是哥哥挺他,一面给他擦伤口一面鼓励他说,“小异终于长大了啊会打架了,我原来还以为你其实是妹妹,只会玩洋娃娃的。”

“放屁。”北冥异瞪了他哥哥一眼,北冥觞长得虽然也不像父亲那样富有男子气概,比较像妈妈,但很风流倜傥,头发总是弄得像韩国的男明星一样五颜六色,十分张扬。

“噢,优等生骂人了,哥哥好害怕呀,你不会又要动手吧?”他捏了捏北冥异撞破的嘴角,痛得弟弟嘶嘶直叫唤。

北冥觞笑了,揉了揉弟弟的脑袋,“知道痛就不要随便和一群人动手啦,你是不是笨蛋啊,明明知道人家人多——我还以为你聪明呢,聪明人都是玩阴的。”

虽然哥哥的话像挖苦,但北冥异其实是听出关心来的,他突然有了个想法,不能问爸爸,那可以问哥哥啊,哥哥比他年纪大好几岁,应该知道当年的事情。

于是北冥异犹犹豫豫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北冥觞难得收敛了起来,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你听他们胡说八道,你当然是我的亲弟弟呀。”

“那我是在哪家医院出生的?剖腹产还是顺产?几个月会说话几个月会走路的?”

他稚嫩的声音却连珠串一样问了一系列严肃难以回答的问题,北冥觞一个都答不上来,好一会才尴尬地笑着说,“中心医院啦,大概和我一样是顺产的吧?……谁记得你这个小鬼那么多破事啦,我只记得你三岁就会背古诗,四岁就会讲好多英文,害老爸一直骂我没有出息。”

北冥异知道他是扯谎,“你就是答不上啊,因为我是后来才被我亲生妈妈送来你们这的。”

北冥觞皱眉,“什么你们我们,你这个小鬼好烦,我就是你哥哥啦,笨蛋。”

“可是你不觉得妈妈好像很不喜欢我?”

“大概因为你没有我长得帅吧。”

“哥哥我在认真和你讲话啊!”

“我也在很认真回答你啊。”

北冥异知道和他多说也没有什么结果,干脆作罢。

至于之后在生物书上学到了一些关于血型的知识更加佐证了那些谣言,已经是后话了。


想起哥哥,北冥异的表情还是流露几丝哀伤,北冥觞虽然贪玩又滥情,但对兄弟还是不错,不过自从他上了高中以后就和家里人以及哥哥的感情都淡了。

他想快点离开这个家。

贝璇玑死了以后,北冥封宇很多年都没有跟女人有过什么来往,只是最近有了个叫未珊瑚的女人出现了,时不时会跑来做饭,收拾家里。北冥异每次回来都觉得自己生活的气息更淡了一点,而那个女人的味道渐渐出现在父亲的生活里。

没来由地有些嫉妒。

还说为了照顾孩子们的感受不再婚呢。

因为孩子已经长大了吗?

也是,北冥封宇也就四十多岁的年纪,不像身边同学们那些大腹便便的中年老爸,他的父亲身材挺拔,长年健身保持着健美的身材,岁月留下的印记也只有愈发成熟和英俊而已。

难怪那女人会动心。

这个时候北冥封宇是不是希望陪在他身边的是那个女人,而不是自己?




题目想不出

想写小甜饼不知道为什么又这么沉重了,阿觞你死的好惨呀。
这篇设定上不会有胖华和老三出现,想看他们的人讲句骚瑞。另外,本人只写自己喜欢的,请不要ky地来点cp,讲了不听我会骂人的。

纪念一个海境背锅侠 CP20 摊位C61-63 明信片